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干部园地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忆乡愁征文-重温一双裹脚鞋
发布时间: 2017-05-23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重温一双裹脚鞋
姜道明


       初夏的一天,我第一次参观张圩乡民俗陈列馆。几百件乡间老物件呈现在我的眼前,其中有过去人们的穿戴服饰、家具器皿、坛坛罐罐等等。这些老物件因年深日久,无不打上了时光岁月的痕迹,让老年会议起童年,让年轻人了解历史,了解过去劳动人民的艰辛和智慧,感受眼前这个时代的巨大变化,让人们从往事中重温时代的记忆,寻找由友情和亲情构成的人间温暖和真情。我且看且记且想,心里产生了许多感慨,感慨中也慢慢生出一种憬悟:自己的生命和这些老物件是密不可分的。
       在陈列馆西侧,摆放着一双过去妇女穿过的小脚布鞋,人们称为裹脚鞋。这鞋长约三寸,状如新月,赫然映入我的眼帘,心里咯噔打了个寒颤,顿时感到不安与辛酸,一阵波澜涌上心头,眼前浮现出母亲的身影,我的思绪随着这双裹脚鞋回到那个遥远的时代。
      妈妈一辈子就是穿这样的裹脚鞋走路、干活的,和中国千千万万个劳动妇女一样,被封建社会摧残成双足残缺,步履维艰,吃尽苦头,受尽折磨。记得1961年初冬,我那年13岁,由于成谜于看书、练字,经常出现失眠,头晕目眩。妈妈立马到大队卫生室,一位赤脚医生有个“小土方”子,说用野菊花做枕头可治肝阳上亢的头痛之病。妈妈一听这话,心心念念,巴不得一下子采到野菊花把枕头做好。初冬季节,枯草落叶满天飞扬,唯有簇拥的野菊花还没有枯黄凋谢,妈妈采花心切,一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时,妈妈穿着黑色的小脚布鞋、平底,脚底被磨得一边高一边低,手上拎着篮子,那双小脚踏着高低不平的乡间小路,冒着飕飕的西北风,跨过一座小涵洞,到了后荡小洋河滩上,刚爬到一个高坂上时,由于脚跟不稳,一个踉跄,滑倒在泥泞的陡坡上,连人带篮子滚到堤下,脸也被荆棘划伤,腿顿时不能动了,疼的她不住地呼喊。幸亏被赶集人路过发现,他们将妈妈抬到医院,筹齐了20元钱,办理了住院手续,同时到学校告诉了我情况。
       恶讯传来,我如同遭了雷击一样吓懵了,简直不相信这是事实,气喘吁吁地跑到医院,妈妈已经疲惫不堪地睡着了。我呆呆地站在病榻前看着妈妈,不觉感到愕然,妈妈好像瞬间变老了许多,苍老得令人难以置信,原先那优美潇洒的风貌已经荡然无存,那慈祥的脸上堆满了经过痛苦折磨后留下的倦容。妈妈的右腿已被绑上绷带,严实地禁锢在石膏中。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你才40多岁,是全家的顶梁柱啊!我国腿跌管了,以后的路如何去走。。。。。。一会儿,妈妈醒了,她微微睁开眼睛。我看到妈妈那干裂的嘴唇颤抖起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怕影响到妈妈的伤痛,心海的波涛顿时强忍着平静下来,顺手倒了一杯开水送到妈妈的嘴边,她伸出颤抖的手,接过我手中的杯子说:“乖孩子,不要你喂,妈妈的手还好着呢!”妈妈见我来到他的身边,脸色变得比以前好看多了。
       妈妈带着我和6岁的妹妹过日子,爸爸在淮阴工作,妈妈怕影响爸爸的工作,叫我暂时不要告诉爸爸。开始几天,都是我在医院里。为了不耽误课程,学校的老师和我家邻居,还有亲戚都轮流到医院里照料妈妈。一个星期过去了,妈妈出院回家卧床养伤。家里里里外外,锅上锅下都是我一个人,每顿饭都是我做好了端到妈妈的床前。那时,国家适逢困难时期,我家一天三顿饭多以麸皮糠菜填塞饥肠。尽管这样,一家的日子过得还是津津有味,其乐融融。
        我每次给妈妈洗脚,都要拿事先做好的垫子,将妈妈的右脚和腰背垫好,然后端来热水,试好水温,用毛巾往脚上慢慢撩水,再轻轻地揉搓、擦抹。在我每次给妈妈洗脚的过程中,时常发现妈妈的泪水从眼角溢出,我猜得出来,这是妈妈心疼我的缘故吧!在平常,我不注意妈妈的脚,知道给妈妈洗脚,才看到妈妈小脚的真面目:除脚拇指外的四个脚趾都是向脚底弯曲,脚趾跟紧贴脚底,脚形纤小弯曲,脚底凹陷,脚背隆起,脚踝脊骨变态。可以想象,裹足的那种疼痛必定切入骨髓,撕心裂肺的!我一边给妈妈洗脚,一边带着好奇问妈妈,为什么小时候要缠足呢?妈妈说,那时候把小脚唤着“三寸金莲”,如果哪家女子不裹脚,别人就说没家教。一个女子的长相、身材再好,如果是一双大脚,就会被人耻笑,连婆家也难找到。我又问妈妈,什么时候开始缠足的?妈妈说,那时候女孩子从四五岁开始,要经历四五年时间才有小脚形状。妈妈还说,封建时代女孩子的童年是悲惨的,她们没有欢笑,在裹足的过程中简直是九死一生。自从有了共产党,毛主席才真正消除了妇女裹足现象,中国妇女才得到彻底解放。
       没几日,爸爸从淮阴回来了。爸爸见到家中情形感到心痛。妈妈告诉爸爸,这些天,儿子上学没少一天,在家没歇手,什么事情多亏儿子,还有大家的帮忙,家里不碍事的,你在外就安心工作吧!有这个孝顺的儿子,再苦再累也值得。遗憾的是菊花枕头未做成,待我的腿好了,还要去采野菊花给儿子做枕头。爸爸说,不要你烦神了,野菊花我去摘。第二天一早,爸爸背着竹篓,跨着大步,兴致勃勃地到南河滩那儿采撷野菊花。只见爸爸跨着的大步,不知比妈妈的小步子快多少倍,我从内心中为妈妈没有一双大脚而感到惋惜。我中午放学回家,脚踏进院子里,看到一大片的野菊花铺在院子里,虽然花朵不像秋天那样鲜艳,但是,还闻到阵阵清香,我贪婪地呼吸着,香味能澄清一片心境。这时候,我看着心力交瘁的父亲,不禁心生无数怜爱之情。野菊花晒干后,妈妈倚在床头精心缝制枕套,把晒干的野菊花填进枕套,菊花枕头终于做成了。我用上爸爸妈妈自制的菊花枕头,那一缕缕菊香萦绕于心,让我心里感到宁静而温暖。不久,头痛真的慢慢好了。
        曾记得,有时会同爸爸妈妈聊起这段历史,我满怀感激。妈妈说,那时候家里穷,只能穷到将就。你看,现在是拣好的吃,挑好的穿。电视机、电脑、洗衣机样样都有。你给我们买的保健枕多好啊!老妈妈脊椎炎不发了,你爸的偏头痛也好了。我从妈妈那略带歉意的眼光里感受到了母爱。是的,因为心中有了爱,才把美好永远珍藏。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有幸参观了民俗陈列馆,见到了一双裹脚鞋,勾起我的回忆。母亲虽然去世十几年了,但我没有忘却母亲挪着小脚去采摘野菊花为我治毛病而摔伤了腿的情形。
      “妈妈,这双鞋子好奇怪,鞋头尖尖的,这么小,是小朋友穿的吗?”我的思绪突然被一个稚嫩的童声打断,回到了现实之中。以为年轻的母亲带着她的孩子也在观察这双小脚布鞋。我向那个孩子投去羡慕的目光:有母亲的呵护,是多么幸福啊!一双裹脚鞋让我思潮飞扬,裹脚鞋啊,请带去我对亲人的思念吧!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宿迁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宿迁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技术支持:开普互联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苏ICP备08010541-1号 苏公网安备 32130202080018号